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静静的石碌河

 “海钢的昨天与今天”征文比赛三等奖作品欣赏

 

静静的石碌河

吴 刚  

 

   我在海南铁矿生活了三十多年,每天上下班都从石碌河上经过,从不觉得石碌河有何特别之处,潜意识里认为她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河,每天水涨水落,日夜长流。

有天偶尔看到苏东坡先生的诗句“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才恍然发现,石碌河不一般呀,它是我国境内少有的向西流入大海的河。如当年苏先生也看过这条河并有感生文,那石碌河就名扬天下了。可惜苏先生没发现,更没有发现这条河边的宝矿,要不然宋朝的历史都有可能改写,那么多的铁矿石该给那个朝代上贡多少财富呀。

就是现在,你问名牌大学地理系的高材生,在我国境内是否有西流入海的河流,我想是无人晓的,上百度也查不到。由于教科书上说我国地势西高东低,我国河流一般向东流,加上海南旅游开发较晚,石碌河的流向自然没人关注。但愿今后该河能得到有识之士的青睐,以西流河为题材加以开发利用,不只是旅游,西流河对游泳爱好者来说吸引力也应不少。我在向东流入大海的长江博浪过,还在向南流入大海的珠江嬉戏过,西流的石碌河是经常游玩的,差一条向北流入大洋的额尔齐斯河,我就将在中国四条流向的河玩遍了。

第一次见石碌河是1981年,我随父亲来海南铁矿生活,背着沉重的行李从车站走过石碌桥暂歇时,我父亲指着桥南东面的锯木房说,石碌原来的老车站在这,从这到新东区宿舍就近多了。父亲画空中的饼时我却留意到有一条绿水静淌的河,心中一阵喜悦,我特爱玩水,有河就满足了,加上一路上发现路边有随手可摘的果树,我十分热爱这有水玩有免费果吃的石碌了。

更神奇的是不但路边的树果可随手摘,连鱼也是可以免费捡的。从车站到我父亲的校舍,一进家门,首先见到的是墙上挂着一张半平米大的鱼兜,我父亲又不是渔民要那么大的鱼兜干啥,我有疑问但当时也没空问。有天,广播说水库放水,顿时新东区的左邻右舍个个兴高采烈——那场面和现在是两回事,现在短信通知水库放水大家就会为了安全远离河边,但那个年代计划供应,肉粮欠丰,人们一听到水库放水是争着往河边跑的——半夜三更去石碌河上游的乱石滩旁抢个好位置。水库一放水,激流挟着大鱼往下冲,往往有不少大鱼头撞在乱石上昏过去漂在水面,那些水性好的汉子们就拿着鱼兜去捞,有的小孩欢欢喜喜抱着大鱼往家走,没想到大鱼醒过来一挣扎又沿着斜坡蹦回河中,惹得旁人大笑。捡到大鱼拿回家,喝点小酒,说下捡鱼时的趣事,把吃不完的鱼或卖或弄成鱼干,一家子会满足好几天。

刚到铁矿时好奇心重,会四处走走看看。在河边的早晨,偶尔会见到男胶工在橡胶林里割胶,女胶工头戴灯帽,腰扎皮带,在胶林时隐时现,劳动的身姿很美。那时,还年轻的我觉得能成为一名国营林场的工人是一件很令人向往的事,幻想着割胶完在石碌河里痛痛快快游泳后躺在滩边的大石上望着天空发呆或吹牛该多美。

参加工作后,石碌河就又多了许多乐趣,同事中有渔民出身的,周末几个好友就带上工具到河边,水性好的戴上护目镜拿着弓箭潜入水中镖鱼,一上午可镖上一筐,不善潜水的就在远处钓鱼,中午就在河滩边野饮,那时经常会捉到刺鳅鱼,土话叫狗剌追,十分美味。也会钓到淡水鳗,一律的美味。那时工厂的青年男女到九十度湾的上游沙滩处野营或几家人去那附近砍柴是常有的事,总之平时静静的河边小道一到周末就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见到海钢电影院毛主席像时每每会令我想起一件事,88年我考上职工大学前还捉到一条十多斤的淡水鳗。当时,公司要从石碌河新东区水坝处打一排水洞至400米采场。在水泵站养鸡场工地我们修建了工棚动工,在洞外蚊叮虫咬,鸡粪恶臭冲天是小事;在洞里凿眼放炮,铺轨排碴更是危险重重,那活又脏又累,从洞里出来个个变黑人,但那时我们充满了干活的热情,因为能在铁矿有份工干不用在家待业是大多数矿山家庭的梦想。工人们每天高高兴兴上班,下班洗个热水澡,有时能喝点小酒就心满意足了。当然,生活有苦也有乐。某天将下晚班时,文工长突然叫大家快点搬砂和柴灰。他说可能有淡水鳗从石碌河爬上岸偷吃小猪。我走过去,只见一条小路的草被白色的粘液弄向两边分伏,也不明白是啥情况。大伙们忙沿着草路分撒灰砂,两人拿着旧衣布守着,其他人顺着草道往前找,在鸡舍旁发现了鳗鱼,那鳗鱼受惊后往来路鼠窜,飞逃得无影无踪,却听到守路口的那两人大喊捉到了。原来鳗鱼逃到灰砂处遇阻,速度变慢被守者拿衣服盖着滑不动终于被擒,我们去市场卖了六十元,然后到电影院毛主席像斜对面的阿明烤鸭店吃了几个菜,其中有个叫菠萝炒鸭杂,至今回味无穷。

石碌河不但有故事,她还是有灵魂的:和人一样,你敬重她,她是宝河,为你造福;你漠视她,日积月累就滥了。我想不只是石碌河,天下每条河都如此。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海南铁矿复产扩招,吸引了国内一大批技术工人和港澳同胞、海外华侨来琼。他们怀着对建设国家的无限热情,头顶烈日,脚踩烂泥,建厂房,装机器,搞生产;他们拦河筑坝,引水上山,建设家园。待他们在铁矿安定下来后就把家属接来,开荒种地,养鸡喂猪,石碌河的水不但满足了矿山生产的需要,养活了一代开拓者,还养育了矿山几代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石碌河是矿山人的父亲河。

依靠石碌河供排水和矿山人的劳动,海南铁矿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每年上交国家上亿的税收。铁矿人在石碌河附近建住宅楼、学校、医院、电影院、大戏台、商场等,把以前一穷二白的石碌镇搞得欣欣向荣。利用生产废水在矿山公园建的人工湖是当时县城人向往的娱乐所,九曲桥,狮子山美不胜收,环湖小道绿树成荫,溜冰场上青年人尽情亮相,文化馆的书画展出了矿山人的才华,苗甫园百花争先。春节时来玩的人群几乎把公园挤爆。可以说,石碌河是铁矿发展的命脉。

这条河还见证了从河上经过到海南铁矿观察的国家领导人如朱德、董必武、叶剑英、朱基等,据说胡耀邦书记来海南铁矿观察住铁矿宾馆时,还饮用石碌河的水呢,可见石碌河是有福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有日本人想买石碌河的水来选矿,因为石碌河底下从古至今流了上千年,河床下的矿泥都是宝。在枯水时,有不少人沿着河床找寻,有捡到花梨木的,树化玉的,黄石的,阴沉木的,还有捡到日本统治铁矿时的物件的,也有捡到金矿块的,孔雀石的,总之,石碌河中有许多被发现和没被发现的宝贝。

当然了,石碌河带给人们无限的财富,石碌河所在地昌江政府也加强了对石碌河的整治,现在的石碌河,杂草丛生的两岸也被整齐的坡堤草皮代替,河道得到清理,昔日洪水泛岸的景象一去不复返,河边的人行道成了人们饭后散步,钓鱼,晨练的好去处。从石碌桥往下看,莲花亭,水中桥美不胜收,坝上的水波静如处子,那蓝色的河颜可把你的心溶化。矿区中学有个学生把石碌河的夜景拍了放朋友圈,我爱人看得入迷以为是那的风景名胜还让我带她去旅游,待弄清是石碌河时惊讶了半天。在微信上的“石碌风光”航拍影像上看,石碌河更是美到醉人,那梦幻般的桥拱,那蓝蓝的弯弯的河道像玉带把昌江缠绕。

前几天到县住建局查资料,见到石碌河的规划,有大净化站,有活水游泳池,还有多条桥从河上架过,河道两旁还有许多旅游项目,我想石碌河今后会更美更令人向往。

石碌河是一条普通的河,更是一条美丽的西流河。她有趣,有福,有宝,有故事,她供养铁矿,造福昌江,祝愿她水越来越蓝,道越来越康。

今天又在桥上过时,不经意间发现河北岸猴子山公墓的白房子特别耀眼,我恍然大悟,原来石碌河的灵魂在此,老一辈矿山工人默默奋斗,把一生奉献给了矿山事业的精神不就是这静静的石碌河的写照吗!

友情链接:聚富彩票  大发彩票注册  顺发彩票官网  顺发彩票  博乐彩票官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